<pre id="oatsb"></pre>
    <table id="oatsb"></table><td id="oatsb"><strike id="oatsb"></strike></td>

    <acronym id="oatsb"></acronym>
    <track id="oatsb"></track>

    <table id="oatsb"><noscript id="oatsb"></noscript></table>

  • <table id="oatsb"></table>
    微博關注 收藏本站

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大江網(中國江西網)  >  昌南藝術網  >  新聞中心  >  要聞

    民間藏書人以及他們的“朋友圈”

    2022-06-10 15:34  編輯:王東 來源:江西日報 我要評論

      首席記者毛江凡 記者張衍

      一幢僻靜老樓,卻有一個詩意的名字——新風樓。一對癡心父子,跨越兩個世紀,傾畢生之精力,搜羅古籍善本,讓新風樓逐漸成為一座經籍萬卷、聞名于外的藏書之所。如今,經過王咨臣、王令策父子兩代人近百年的堅守與努力,新風樓已成為省內現存規模最大、影響最大、典籍數量最為豐富的民間藏書樓。

      兩代人,一幢樓,背后的故事耐人尋味,又不乏傳奇。

      新風樓里典籍充棟

      “著述多艱聊自慰,藏書遍訪竟忘貧!边@是南昌新風樓一間光線昏暗的藏書間墻上掛著的一副對聯,落款王咨臣。春末夏初,雨水泛濫,空氣潮濕,這讓藏書樓的主人微微有些不安。

      主人名叫王令策,民間古籍收藏者與研究者。他的日常,除了守護好被他當成寶貝的海量典籍外,坐在電腦前,著述一篇篇關于古籍研究的著作,便是他最大的愛好。

      說起新風樓,很多南昌人并不陌生。從系馬樁黃秋園紀念館旁邊,穿過一條狹長幽靜的深巷,轉過幾個彎,在周圍高樓的夾縫中,有一棟徽派馬頭墻、青磚黛瓦的民國建筑,這正是新風樓。

      這座被讀書人譽為江西民間最后的傳統藏書樓,由中國當代文化名家、地方史志學家王咨臣老先生創建。據統計,新風樓藏有各類古籍、信札、書畫等兩萬余種(件),如全國唯一保存完整的清初原刻本《凈明宗教錄》、明代弘治十一年慎獨齋刻本《資治通鑒綱目》、崇禎年間汲古閣抄本《九僧詩》、順治年間刻本《啟禎兩朝遺詩》等,皆是海內珍本,同時還有李鴻章、曾國藩、張之洞、趙之謙等人在內的一千余通歷史名人親筆信札,以及近現代著名人士的真跡遺墨等。尤其是明清兩代江西地方文獻的收藏數量,更是江西民間珍藏之翹楚。

      醉心藏書近乎癡狂

      當記者走進新風樓,王令策已站在門口迎候:“聽說你們為古籍而來,我很期待!蓖趿畈吆陀浾叽蜷_了話匣子……

      “父親王咨臣出生于南昌新建一個耕讀世家。1952年,進入江西省文物管理委員會,開始專職從事搶救古籍、保護文物工作。那時的父親,對收藏古籍善本近乎癡狂!蓖趿畈哒f,在婺源訪書期間,父親曾用身體去攔截一輛滿載舊書的汽車,差點被撞翻,結果在攔停的車里發現了一套康熙年間的木刻版《金瓶梅》詞話本,令他興奮不已。

      王咨臣在《新風樓記》中有一句話說道:“節衣縮食,聚書于新風樓中!蓖踝沙荚谑赖臅r候,常說:“碰到好書的機會是不多的,而好菜、好飯嘛,今天沒吃到,明天還有機會吃得到!

      “可以毫不夸張地說,家中兩萬余冊(件)藏書,都是他從牙縫里摳出來的!蓖趿畈哒f,很長一段時間,他對父親的藏書行為很不理解。對于奔走于街頭巷尾去搜羅書籍的父親,他同樣漫不經心。

      后來,陸續有人告訴他關于父親的故事!八詹氐哪切⿻、信札、手稿等,是省內乃至國內都比較罕見的,很多是社科研究領域非常有價值的第一手資料!毖哉哒佌,聽者邈邈,讓王令策疑惑的是,為何那么多人都說父親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呢?在不斷的觀察和思考中,他對父親所做的事情和意義,有了新的理解。

      1945年8月,王咨臣從廢紙堆中發現了一份古建筑大師梁思成主持設計的《重建滕王閣計劃草圖》。20世紀80年代,滕王閣第二十九次重建之時,這份草圖發揮了重要作用。如今滕王閣的主體建筑造型,就是依據這份草圖設計的。至于滕王閣最高一層的閣檐下“滕王閣”三個鎏金大字,也是從王咨臣收藏的《晚香堂蘇帖》(蘇東坡手跡,拓本)《滕王閣詩序》中輯錄放大的。

      “父親勤于著述,有《南昌史話》《滕王閣史話》《新風樓詩詞系年》《江西二十家人物年譜》等!毙嘛L樓二樓廳堂的家具、裝飾、擺設,依然是老先生在世的模樣。站在窗戶下的一張老書桌旁,王令策回憶說,印象當中,父親就在那張書桌上沒日沒夜地寫。數十年的摩擦,使得那張老書桌表面泛著明亮的光澤。

      古籍薪火代代相傳

      作為新風樓的繼承者,延續好江西近代古籍守護與收藏,不完全是出于使命感,在王令策看來,更多的是一個兒子為了完成父親生前的托付。

      從2011年到現在,王令策一直忙于整理父親留下來的文稿,目前已達數百萬字,涉及文學、文獻、文物鑒定等十多個門類,下一步爭取將父親的文集出版成書。

      紙雖壽千年,但長期束之高閣也實現不了傳承和利用的價值。讓古籍“活起來”,更要使之“傳下去”。王令策仍遵從父親的話“藏書是自己的,知識是社會的”,家里的書一律免費借看,但凡有古籍研究者或相關部門前來求助,他都熱誠相助。曾經有高校提出借珍本做展覽,王令策毫不吝嗇。用他的話說,這是“嘉惠當代,澤被他人”的事情。

      去年5月5日,是王咨臣先生逝世20周年紀念日,王令策與南昌市新建區合作,在沁田書院成功舉辦新風樓藏新建地方文獻展;顒诱钩隽诵陆ǖ胤轿墨I50余種和曾國藩、李鴻章晚清近代名人信札等,還舉辦了座談會,吸引了不少學者參與,參觀者甚眾。古籍的活化利用,在這次活動中得到充分體現。

      用好新風樓珍藏的典籍,王令策的好友、作家楊建葆同樣是踐行者。多年來,他通過新風樓所藏的典籍,發掘出明末清初享譽全國的江西新建名醫喻嘉言的史料,并與邱慈桂、王令策等主編出版了《江南圣醫喻嘉言》,全方位彰顯了喻氏的學術思想。

      作為民間藏書人,王令策并不孤獨。在離新風樓200多公里外的楊萬里故里——吉水縣湴塘村,楊萬里后人楊巴金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。他利用楊氏總祠中保存的1491塊清乾隆年間的《楊文節公詩文集》珍貴家刻板,多年來悉心整理、校注最具版本價值的《誠齋集》,終于在2021年出版了《家刻本<誠齋詩集>校注》一書,在業界產生廣泛影響。

      新風樓貫穿了一個家族的理想,關乎文化傳承與堅守,《誠齋集》的校注出版何嘗不是如此。王令策說,古籍本身是不可再生的文化資源,他希望能延續父親乃至這個家族的藏書夢想,讓這一份份珍貴的資源,真正發揮出充實中華文明典籍庫的作用。王令策、楊巴金,以及他們的“朋友圈”,都在孜孜不倦地踐行著。

    相關新聞

    藝術市場

    冬奧會公共藝術作品最佳作品亮相

    陶瓷藝術家

    學院里

    首頁 | 投稿 | 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招聘信息 | 廣告合作

    大江網版權所有,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Copyright © 2000-2022 JXNEWS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備案號:贛ICP備05005386號-6
    国产精品视频三区_天堂资源在线官网bt_国产午夜无码精品免费看粉_亚洲色欲色欲WWW在线观看
    <pre id="oatsb"></pre>
    <table id="oatsb"></table><td id="oatsb"><strike id="oatsb"></strike></td>

    <acronym id="oatsb"></acronym>
    <track id="oatsb"></track>

    <table id="oatsb"><noscript id="oatsb"></noscript></table>

  • <table id="oatsb"></table>